热点新闻网
每天更新最新资讯

木达-京都茶陶“乐少”故事

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1张

位于京都寺镇的陶瓷廊“知巷”(本文并不表明所有照片都是作者拍摄的)。在京都,出售陶瓷器的商店中,有许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近年来,来自陶瓷器之乡——中国——的游客数量有所增加。他们赞美精湛的工艺,喜欢创意功夫和大陆感性的区别。这种差异,造型的多样性和纹饰的天然随机性,那些没有造型的,或者像涂鸦一样充满野性的趣味;然后就是釉面质感,厚,不均匀,裸露,质感丰富,等等。难得的是,这些看似随机的造型,从工艺制作上来说,从来都不是随机的,玩着玩着就能尝到细节的美。如果你去隧道里的日式摆摊店,从器皿到摊位,你自己的视觉美可以让食客赞叹。如果你去百货公司的工艺品商店,你可以欣赏来自世界各地的陶瓷器精品。除了日本本身,还有英国, 法国和丹麦等欧洲制造商的产品,缺少的是中国的文物。如今,中国瓷器的衰落与美术馆里静静地陈列的古代珍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诚然,瓷器在陶, 日本的生长历史(日语,通常使用“磁性”,中文,使用“瓷器”,除了美术馆和书籍之外,“瓷器”被统一使用)是可以追溯的。毫无疑问,它深受中国,大陆的影响,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很难与中国陶瓷器的标准相提并论。从对大陆异域风情的模拟到原创,日本陶瓷器的历史转折发生在16世纪,这也是一个从织田信长到丰臣秀吉动荡而辉煌的时代,其中,产的一件乐器“乐少”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乐少”由陶,工头次郎首制,继承,一直传到第15代。周日下午,我漫步到京都,一处安静闲散的住宅区,参观了“乐少”团体的特色艺术博物馆————音乐艺术博物馆。该博物馆于1978年由与乐家窑毗邻的乐家十四世纪佐卫门觉入,所建,主要陈列乐家,的“乐少”作品,茶碗及其他相关的茶道工艺品。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2张

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3张

要说“乐少”这个事实,不妨看看“乐少”诞生前陶, 日本的瓷器史。陶,瓷器研究者矢部良明将《日本陶磁的一万二千年》和《中国陶磁的八千年》分开。从现有的考古发掘中可以看出,日本,出土了比中国早几千年的早期陶器,但直到6世纪,工艺水平没有显著提高。当时,在列岛, 日本,尽管烧未上釉的粗制陶器(必备品)很流行,但没有上釉的陶陶器的出现。与此同时,直到5世纪下半叶,卷染轮系统才首次用于陶的造型技术。7世纪下半叶,当明日香时期进入时,日本,出现了第一个人造釉面陶,即绿色釉面陶,陶工艺的巨大进步可能来自朝鲜半岛陶工人的教授。八世纪后,随着唐三彩的输入和影响,首次模拟烧制了三彩,正式进入了釉面陶器的生产时代。至今仍有文献《造佛所作物帐》(约733年)记载正仓院的三色成分,自8世纪末以来,大量进口的瓷器,主要有窑青瓷、其他邢窑白瓷、窑黄釉等。此时,平安借鉴中国中央集权统治政府的经验,直接领导陶,的瓷器进口业务,将当时最重要的商业门户福冈黄金港纳入京都政府的控制之下。到了10世纪,陶, 中国的瓷器进口数量达到了一个高潮,并在11世纪后逐渐结束。一方面,这些情况促使日本的陶工人模拟烧制中国青瓷,另一方面,由于越窑的青瓷在日本,的贵族中很受欢迎,它的生长受到中国强大的陶瓷器的抑制。陶的工人试验烧制一种模拟青瓷的绿色釉料。但由于工艺的限制,其质量只达到了与青瓷略有相似的水平,这种情况直到17世纪才发生根本改变。当时,烧制陶青釉的窑主要分布在日本西部的京都, 山口县地区的大阪地区和知县。西部地区以阿佩头窑为中心(现在在濑户市,的一个邻近地区)。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4张

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5张

位于知县, 濑户市,的知县陶磁性艺术博物馆是日本古窑的发源地之一,也是今天日本最大的窑业产地。美术馆是充分了解陶, 日本瓷器历史的好地方,10世纪初,陶灰釉高温烧制,是在阿坡头窑青釉陶的基础上成长起来的,是当时的一大进步,更接近越窑青瓷。然而,阿坡头窑灰釉陶的制作并没有像青瓷那样试图达到贵族阶层的高度兴趣,往往只是制作一些日常的粗制器皿,并很快退出了十一世纪的历史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持续到14世纪的山茶碗的大规模生产,也就是一种粗糙的未上釉的陶,反映了陶瓷器工艺和质量的倒退。究其原因,主要是由于11世纪后国家制度的变化带来了对陶瓷器需求的变化。随着平安时期贵族阶级统治的法制的崩溃,原本由国家有关机构控制的猿窑不再属于和依附于它,也不再生产仿青瓷的青釉陶和灰釉陶。同时,日本入口的越窑青瓷往往会自我封闭。这时候,平民化的山茶碗生产开始普及,以四面头窑为母的窑扩大到以知县、岐阜县为中心的更广阔的地区。木达京都茶陶“乐烧”的故事 人文历史 第6张

13世纪爱知濑户瑶山茶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