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每天更新最新资讯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馆藏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1张

马鸣谦“发现,发现,发现,这就是人生的目的。”—— 施蛰存施蛰存四岁时,他的父亲施亦政在江苏师范学校工作。全家从杭州搬到乌鹊桥,的弄沈家花园,次年春天搬到醋库巷的赵氏之家,八岁时搬到松江。我从小就熟悉乌鹊桥巷和醋库巷,不知道上过多少次学。因此,在我对施,先生的特殊感情中,有一种“做我家乡的祖先”的自满和善良。要问形貌先生一生的成就,他在1988年使用的“四个窗口”的比喻是最直观的:“东方窗口指的是研究东方文化和中国,古典文学,西方窗口指的是翻译西方文学,南方窗口指的是文学艺术创作。我是南方人,创作中有楚文化的传统,所以叫南创。另外,近几十年来,我也没有做其他的事情,把兴趣转向了石碑,开启了另一扇北窗,这是一门冷门的学问。”南窗和东窗就不用说了,北窗我不太了解,剩下的“西窗”才是我感兴趣和想了解的。文学永远是互动影响的产物。了解施先生过去所拥有和阅读的西文书籍,他作出了什么样的决定,他作出了什么样的判断,他作出了什么样的转变,可以探究对他的文学翻译和创作的具体影响,也可以窥见他审美趣味的形成。所以,当我听到季进兄先生说他所在的苏州大学中文系最近接受了施,先生的一批西文书籍时,我真的很想探索一下事实。前年3月20日下午,我参观了“李欧梵书店”(这也是季进老师带研究生的地方)。我亲自搜了几十份施,的庋藏老师写的外文文献,对书逐一拍照,包括章节和书籍。触摸这些陪伴施先生大半辈子的书,我感到有些激动。考察他早期阅读的细节,这些书比任何文字都更有说服力。在专著《上海漂亮》《文本替换》的第四章,李欧梵老师写了一节《从书刊到美丽新世界》,提到了这些西文书籍的来源:自然,现在不可能再追究它们的收藏目录了。然而,1994年我在上海偶然遇到一个书商,这让我得以购买施蛰存积累多年的一小部分(超过30册)西文书籍。这些书不仅使我能够准确地把握施蛰存的购书情况,还帮助我重建了与西方文学资料的获取和“重建”的直接、片面和有限的联系:也就是说,在搜索施蛰存个人藏书的基础上,我试图证明他购买和阅读的书籍不仅点燃了他的文学想象力,而且在他自己的创作中被他引用。施蛰存案也可能为中西现代性的“文本”关系带来新的曙光。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2张

苏州大学李欧梵堆栈入口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3张

李欧梵《上海漂亮》李欧梵书库所见书影I . Ku 普林《沙夏》 英翻译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4张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5张

这本书内页的上方有一个蓝色的印章节,我不认识俄文我想是印被沪的旧白俄罗斯书店戳到了内页上有“李欧梵教授给印”,的一本书,是书库的集邮册。《萨莎》是英的译本,由道格拉斯阿什比翻译,J. A. T .劳埃德编剧。亚伊库普林(1870-1938)是俄罗斯“白银时代”文学时期的主要作家。胡适于1916年首次翻译了Ku普林的小说《决战》 》,该小说来自美国英,并于当年在《新青年》杂志上发表。周作人翻译出版了库普林的短篇小说《天子之公园》 《圣童贞的花园》 《晚间的来客》,沈泽民, 胡仲持, 冬芬, 何公超和鲁彦也翻译了库普林的散文。1929年3月,刘呐鸥出资在北路, 四川开设了“水沫book”书店。5月,水沫出版了《俄罗斯短篇杰作集》一书,其中包括施蛰存;翻译的《沙夏》一书。1932年2月,施蛰存还翻译了库普林的另一部作品《魔窟》。库普林的小说具有自然主义者的身份,这间接影响了形貌的情欲形成二.《奥登诗选》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6张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7张

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8张

W.奥登《影子》这是诗人奥登,于1930年出版的第一部诗集。在扉页上,印写着“费伯图书馆39号”。内页有一个“施蛰存”的徽章,下面有一个印的地址:伦敦罗素广场24号费伯出版社,推测是施在1930-1937年间买的这本书,很可能是在联大,西南部的年轻诗人穆旦和卞之琳,第一次接触奥登(9508 . 163.com)之前

费伯出版社所在地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10张

1930年,奥登三世。施尼茨勒的小说《诗选》(即《埃尔泽小姐》)以德文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11张出版

德国版施尼茨勒的小说《爱尔赛小姐》马鸣谦施蛰存外文藏书摭谈 人文历史 第12张

韩瑞祥,最新出版的三卷本《埃尔泽小姐》是奥地利小说家施尼茨勒的小说《施尼茨勒作品集》的德语版。1926年,书商保罗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