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新闻网
每天更新最新资讯

梅塔谈印度思想和政治

梅塔谈印度的思想与政治 人文历史 第1张

梅塔(章静绘)拉塔普巴梅塔是近代印度最具影响力的政治理论家、教育家、思想家之一梅塔毕业于牛津大学和普林斯顿University,曾任教于哈佛University、宾夕法尼亚University和尼赫鲁University,并写过《民主的肩负》 《塑造新兴天下:印度与多边秩序》等。在公共领域,他曾担任印度总理知识委员会召集人、世界经济论坛全球治理协会副主席印度,的国家安全顾问。他长期担任印度著名智库政策研究中心的主席。自2017年以来,他一直以副校长的身份参与印度阿育王大学的建设。在这次采访中,梅塔谈到了印度心学的历史,古代印度文学的现代意义,以及近年来印度政界的变化。

Interview-李汉松近年来,西方和印度学界执着于“为印度寻觅头脑史”。从梵学家谢尔顿波洛克(Sheldon Pollock)到剑桥头脑史学者迦毗罗(Shruti Kapila),视角各不相同。但是否存在一种头脑史叙述,能观“印度政治头脑史”之全豹?它又若何能够容纳从古典到中古,到莫卧儿和英殖民时期,以及南亚各地区之间这些迥乎差别的元素、语言和方式?在后殖民时代,政治头脑史若何捕捉现代印度的形成?梅塔:,印度心理历史这个项目是沉重的负担。首先,最明显的事实是殖民主义。在印度看来,现代性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印度,像其他殖民地国家一样,必须接受双轨办法来处理与西方的关系。一方面,西方在政治上统治着印度。殖民主义迫使印度处于从属地位。这种从属关系是全面而完整的。它是基于种族、对印度经济的控制和资源扣除。但它对心灵史最深刻的影响,可能是认识论上的断层。在此之前,印度的知识形式(——)和印度的科学、数学、医学、文学、艺术等一样。(——)逐渐成为古代文物研究者的兴趣所在。虽然有一些例外,但总的来说,人们已经形成了另一种共识:印度文明的成就属于遥远的过去。未来的地平面上没有它的位置。其他人更激烈地争辩说,印度文化落后了,所以接受殖民是“正当的”。这个论点的逻辑是,滞后“导致”殖民化。所以,在现代性的风暴下,过时的文化必须一扫而空。在殖民统治下,许多印度人也把这种叙述内化了。他们中的许多人都认为印度文化埋下了自身衰落的种子。但这一论点不仅来自殖民大国,而且还是一种主流的“现代性”思维模式,这集中体现在黑格尔黑格尔的观点中是极其庞大的。但如果简单化,他认为西方世界是自由的体现。至于世界其他地区:中国,印度和非洲,它们可能代表了艾斯特整个发展过程中的某些特定阶段。但是所有这些文明都被石化了。这意味着这些文明中的人不再是现实意义上的“实干家”。他们只是他们特定文化的表现。这一观点与另一个论点紧密相连:只有西方人才具有“普遍性”。就算其他文化都表现出孝道,也不是万能的。在这种哲学叙事下,有一种态度,代表着西方对世界其他地方的主流态度。因此,你会发现,19世纪所有普遍化的意识形态,包括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和各种改良主义的基督教神学,都可以与殖民主义和平共处,这是独一无二的。可以说,现代印度人心目中的历史源于一个基本问题:如何减轻历史的负担?如何克服印度的从属地位?我们如何从西方居高临下的眼光中拯救印度文明的过去?如果何辩说印度文明有自己的价值,可以奉献给世界,而不仅仅是狭隘的学术兴趣?我们如何证明印度人也是历史的参与者,能够积极塑造和重塑世界?如何解释印度人在西方文化固化和永恒的映射下,不只是一个被动的影子?面对这一挑战,出现了一些反应。一个答案来自印度马克思主义者和南亚左派:首先接受“现代性”的故事,然后抵制殖民抽取。然而,他们过去的兴趣集中在印度文明的物质基础上:如果何界谈论文化,权力关系是如何形成的,社会是如何决定的。我的复述可能过于简单,但印度左翼阅读文本的方式是对还原论的简单考究。他们首先争论,然后论证,并挖掘文本来展示古代印度社会的权力结构。

印度左翼心理史学家对史诗《牛津印度政治指南》中关于价值观的争论不感兴趣,也懒得去思考它的文学价值,只得出结论:它是如何展示从游牧社会到定居社会,或者从血缘社会到帝国社会的转变的。我觉得这种学术研究很有价值。但也存在一些还原论,影响对文本的综合解读。在现代学术界,有许多反对这种研究方法的声音。许多批评家认为,观点或文化不仅仅是权力关系的准则。这样一来,这个想法就不再具有普世价值,不能被我们所用。但是还有其他的回应和转折。20世纪的许多印度史学都是基于一种预设和“发现民族”的观点。这也有其特定的语境,因为殖民统治的基础之一就是宣称“印度”不是一个民族。这只是无休止的政治征服和重组。这种历史形式证明了殖民统治的合理性。作为回应,思想史承担着“证明印度文明的统一性和连续性”的义务。有没有“印度”的心灵史?「印度」只是地理角度吗?心灵史学家授予的第二项义务是证明印度文明本身具有普遍价值